第75章狗鼻子(1 / 1)

杨骏说着,便站了起来,准备跟陆长青一起去取南宫羽。却不料这一下可能是起得猛了,头脑一阵晕眩,脚下也是一个踉跄,差点跌倒。

门外一个老管家急忙跑进来,扶着杨骏坐下。

“本座没事,本座还有要事必须去办!”

“国舅爷,老奴看你实在应该休息一下。”那老管家劝道,“你老人家已经是这样的年纪了,而且一夜未眠,这样下去恐怕会有什么闪失的。不管是天大的事也不必急于一时,最少应该休息一个时辰才是。”

那杨骏想了想,终于还是说道:“本座也是觉得似有不适,这次便听你的,休息一个时辰。”

然后便转向陆长青,手指着他说道:“你就在这里等着本座,一步也不许离开!本座休息一个时辰就回来!”

说着,便一手按着额头,一声扶着那老管家出去了。

看他那个样子,似乎站都已经站不稳了。

陆长青也是十分的意外,不过也是可以理解的。杨骏毕竟也是六十岁的人了,精力无论如何比不上年轻人,一晚上没有睡,真的很有可能要了他的老命。

无奈,陆长青只能是就在这客厅中等候。

他自己也是一夜未眠,所以也就抱着那一箱金币,靠在椅子上睡了一会儿。

陆长青就是有这么一个好处,随遇而安,毫无要求,在什么地方、什么环境下都能睡得着。

杨骏果然十分守时,说睡一个时辰就是一个时辰。起来简单的梳洗了一下之后,便同陆长青一起前往。

同行的,还有四个一品堂的高手。只要陆长青向杨骏靠近一些,他们就会对陆长青怒目而视。那种感觉,就好像一条狗一样,一旦有人靠近它的食物,立马就会龇牙咧嘴的施加威吓。

陆长青只有苦笑,离得杨骏远远的。

然而,等到陆长青带着杨骏到了那个明玉的房间的时候,却早已不见了南宫羽的身影。

床上的被褥已经被扔到床下,床板翻开,露出下面一个黑乎乎的洞口来。

陆长青大吃一惊,慌乱的找了几圈,却哪里还有什么人?

“怎么会是这样?怎么会是这样?”陆长青不敢置信,喃喃自语。

杨骏脸色铁青,紧紧的闭着嘴唇,忽然一纵身,跳进了那个黑乎乎的洞口里面。

陆长青也想要跟着跳进去,却被那四个一品堂的高手拦住。

不一会儿,杨骏便又从那洞口里爬出来,手里拿着一个空空的锦盒,脸如死灰,冲着陆长青怒吼道:“你说把南宫羽藏在这里?现在人呢?”

“我……我也不知道……”陆长青喃喃的说道,“我封住了他的血脉,按道理他应该走不了才是。”

“按你妈的道理!”杨骏简直都要气疯了,“现在人跑了,连我的宝贝都给我拿走了!”

说着,将手里的那个锦盒重重的摔在地上,“啪”的一声响,顿时摔得粉碎,一张纸条从里面掉了出来。

陆长青捡起那纸条来一看,只见上面只有潦草的几个字:“你的宝贝我拿走了。”再后面就是南宫羽的名字。

“不可能,这是不可能的……”陆长青似乎还是不敢相信。

“狗屁不可能,难道老子还会做出这个样子来骗你么?”杨骏怒不可遏,忽然伸手一掌,将陆长青手里的木箱打翻在地,“哗啦”一声,里面的金币撒了一地,顿时满屋金光耀眼。

杨骏额头的青筋暴露,目呲欲裂,怒吼道:“老子给你一天的时间,一天之内你不把南宫羽找出来,我就让你整个司隶校尉府鸡犬不留!”

陆长青忽然一笑,说道:“不用一天,半天时间,我就保证把那个南宫羽找出来交给国舅爷。”

杨骏怒道:“那还不马上去找?!”

陆长青笑道:“国舅爷跟我来。”

说着,便转身出了门。

杨骏犹豫了一下,便跟在了陆长青的后面。

只见陆长青出了门之后,不断的东张西望,不断的吸着鼻子,慢慢的转到后院。

杨骏看陆长青那个样子,忍不住问道:“你这是在干什么?怎么倒像是一条狗似的?”

陆长青笑道:“国舅爷这你就有所不知了,我这人没有其他本事,有一样却是无人能及。那就是我这个鼻子,只要是我闻过的人,就一定能记住他的味道。此后不管这种问道有多淡,我都能闻得到。南宫羽才离开没有多久,相信我一定能顺着他的味道,找到他的藏身之地。”

杨骏冷笑:“看来你这个狗鼻子倒是还有用处。”

陆长青笑道:“国舅爷请放心,我用这种方法,已经不知道破了多少案子了。这次南宫羽除非是长了翅膀,否则他绝对跑不掉。”

说着,吸溜着鼻子继续寻找。

不一会儿,终于找到一面墙壁之下。

“南宫羽便是从这里爬出去的。”陆长青指着围墙下的一个狗洞说道。

杨骏先是愣了一下,但是随即想到,南宫羽的武道低微,翻阅墙壁很难,确实是从狗洞里面爬出去比较合理。想到这里,便对那陆长青又多相信了几分。

然而,总不能让堂堂的国舅爷也钻狗洞去追吧?

杨骏一招手,后面一个一品堂的高手走过来,大喝一声,一拳发出,竟将那面墙壁打出一个差不多一人高的洞来。

陆长青忍不住苦笑:“人家说有钱任性,你们这种高手也是这么任性。”

于是,一行人便从那洞里出来。

陆长青便顺着味道,带着杨骏和四个武道高手,一路向东而行。

然后,便是走出了东城门。

出了城门半里左右,便又转向西南。

眼看越走越是僻静,杨骏不由得心中起疑:“你不会是找错了吧?”

陆长青却没有回答,紧皱着眉头,看看左边,又看看右边,奇怪的说道:“怎么回事?两两边都有味道?走那边才好?”

慢慢吞吞的弄了这么久,杨骏早就不耐烦了,指着左边对身后两个高手说道:“你们两个去那边。”

“还是国舅爷英明。”陆长青说着,带着杨骏和另外两个高手便向左边走去。

然后,很快又遇到了同样的问题,杨骏便让剩下的两个高手也离开了。

然后,陆长青和杨骏就到了一片竹林。

这一片竹林,就是以前南宫羽每晚练功的地方。